《哪吒》的“三头六臂”是被逼出来的。

在一个漫长的时段里,国产电影乏善可陈。平庸,像一块幕布,黑沉沉地压下来:2019年上半年6个月票房冠军,5个落入了进口片之手;《流浪地球》在2月帮国产片拿下唯一一个月冠;与去年上半年的国产片票房比较,今年上半年国产片的成绩锐减了约17个亿……

终于,7月,时而烈日,时而大雨,三部电影在这样一个躁动的暑期接连上映,热潮一波高过一波,人们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些新内容。各有其能的平凡英雄或古典神仙,家庭亲情的光辉,破除成见的自我救赎,构成了一股完全有别于美式英雄主义的价值潮流。

让人眼眶泛红的三部电影

三部电影显见的共性是,都有一种让人眼眶泛红的力量。

“对不起,我是第一次做爸爸,我在学习做爸爸”。《银河补习班》为我们树立了新时代父子关系的典范,观众在这部讲父子、讲教育、讲亲情的电影里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亲情的光辉、陪伴的力量以及以教育为名,我们肩负的“为下一代提供一把打开世界的钥匙”的责任。

“我命由我不由天”,哪吒的这句呼喊让人们心中死去很久的反叛精神复活了。生活需要这种鼓舞,影片背后蕴含的诸如“叛逆”、“抗争”以及“善良”等一系列精神内核,触动了每一个庸庸碌碌的人。剑指40亿的票房表现,也证明了市场层面对这一文化主题的认可。

 

“我们就在这站,能站一分钟,能坚持一分钟,就坚持一分钟!”《烈火英雄》是一部“可以拍的更好”的影片,但凭借着震撼的视效、细腻的情感和真实的事件蓝本足以让其跻身暑期档大片之列。内陆的电影从来不缺大场面,也不缺小人物,但缺少此类“小人物的大场面”。

我们终于在荧屏上看懂了自己

不难发现,现在的电影讲的已是我们的故事。

6年前,郭敬明的《小时代》风靡一时,一群“80后”小女生在荧屏上嗲声嗲气的打闹。台词“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听上去毫无痛感,带着强烈的无病呻吟的味道。影片里的青春,像极了蹩脚诗人笔下的爱情,既美好又拙劣。

一位着名的财经作家这样形容这群“80后”小女生:“在这个‘小时代’里,百年以来的第一批没有饥饿感和缺乏苦难意识的中产阶层子女成长起来了,他们是天生的互联网一代,是无可厚非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消费价值观将主导商业的潮流。”

80后、90后始终在被曲解着,导演试图美化、兜售我们苍白的青春,观察者透过荧屏看到我们精致的、商业的、天生幸福的一面。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也“曾感到过寂寞,也曾被别人冷落”,没有人感受到我们内心对当前社会空前物质化、庸俗化的强烈反叛。

终于,《银河补习班》开始探讨我们这一代人所遭遇的教育难题和亲情悖论;《哪吒》开始讲述我们这一代人所面对的成见冲突和自我救赎;《烈火英雄》开始证明我们这一代人所肩负的社会角色和敢于赴死的担当……

我们终于在荧幕上真切地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复杂性。

当然,此前的内陆电影,也不乏充满时代表现力的作品。但是总体来看,创作题材与艺术风格大部分局限于偶像、武侠或农村纪实,偶有主题升华,也以伤痕类电影为主。在年轻一代人的形象塑造上,刻板和偏见的印象一直存在。

从这个角度讲,暑假三部影片令人泪目的原因正在于,我们在荧屏上看懂了自己。

国产电影背后的文化信心重塑

同时,这三部影片也揭示出,正在进行的文化信心重塑至少已经获得中国受众的广泛认同。从这个角度讲,好导演理解两头,一头理解社会的主旋律和时代情绪,一头理解市场的口味和观影体验;或者说,一头理解文化传播,一头理解文化消费。

此前的国产电影在“文化消费”和“文化传播”功能的均衡上并没有做得很好。要么是过于偏向“文化消费”,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和文化传播导向。要么则是过于强调“文化传播”的功能而淡化了“文化消费”,最后“卖点”就只剩下正确的三观,得不到市场响应。

总体来说,此前的国产电影在价值观上流于苍白,始终处于一种文化“不自信”的状态,找不到自己要表达的主旨。为避免强扭的尴尬,喜剧片干脆撇开内核,只博观者一笑。偶有走向国际的作品,要么小众,要么电影语言偏于西方,始终无法让主流文化获得国际认同。

在未来如何增加国际认同元素,将是国内电影产业值得研究的重点。

对此,着名媒体人陈季冰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话,令人深思:“细数起来,现代中国银屏上所有脍炙人口的大IP(文学形象),从哪吒到孙悟空,从林黛玉到武松……无一不是古人留下的。反观西方,他们除了有罗密欧,还有哈利·波特;除了有唐吉柯德,还有大侦探波洛……”

作为拥有独特深厚文化的大国,我们正在努力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好东西,我们正在走出被动接受西方影视文化和价值观输出的阴影。我们的电影事业在发展,在不断的进步;但未来的路还有很远,未来的创造之路、文化传播之路还很艰难。

我们也还需要像哪吒那样生出“三头六臂”,冲破很多“成见的大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